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民生浙江 正文

厕所堵塞污物满溢 独居老人就这样从春节住到了现在

发布时间:2017-02-16 11:20:03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 何晟

M0003F0CggSBFik58-Ac5gxAACFPPYEyYs445.jpg

  浙江在线2月1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何晟)2月14日,浙江在线接到一条来自杭州市长热线12345的信息:下城区德胜东村社区16幢3单元有位独居老人,厕所堵塞污物满溢。邻居杨女士希望社区对其救助,或将其送至养老院。

  当天下午,记者实地走访。社区接到交办,已将老人的家清理过了。这位老妇人其实有监护人——她的侄子。然而采访中也发现,要安顿好她的晚年,并不容易。

  现场:一进屋几乎被熏晕

  杨女士和老人做了20多年邻居。过去,老人和弟弟一家住。十多年前弟弟弟媳相继去世,侄子又经常见不到人,老人的日子就难了。

  “我们家和她是隔壁,一年四季都不敢开门。”最严重的是今年春节期间,老人家里停了水,厕所堵了,污物全都溢了出来,“这两天,我的女儿都不敢回家,晚上睡在宾馆。”

  沿着楼梯而上,到3楼都还正常。一到4楼,一股臭味扑鼻而来。6楼,臭味更浓烈,走廊里几乎令人窒息。603室是套一室一厅,客厅里地砖还是湿的,一把拖把搁在门边。一位披着一件男式夹克的老妇人在房间里徘徊,一个人嘀咕着什么。

  老人说自己叫金爱花,不到70岁,政府每个月有钱发她的。虽然老人坚持自己神智清醒,但交谈中也能发现明显的前言不搭后语。后来从她侄子处了解到,老人户口本上的确写着没有儿子。但老人却说,自己有儿子,今年31岁。“儿子买了一套房子,一百多平方米,要接我去住,还要把对象带来我看。我不想去给他烧饭洗衣服,所以没去。”

  看着她兴奋地絮叨着一个可能并未存在过的人,让人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社区:已联系敬老院安排体检

  社区书记郦娜说,金爱花出生于1948年,她的银行卡都在监护人也就是侄子小金手上。而小金过来不定时,给钱也不定时,老人手头就经常青黄不接。“如果她真一个亲人没有,社区反而可以彻底地接手过来,可是她又有监护人。”

  郦娜说,老人家不是停水,而是总阀被人关上了。一拧开,发现水管漏了。“可能是之前发生漏水,不知是谁给拧上了。”2月14日上午,社工帮老人修好了水管和厕所,清理掉了污秽。另外,送老人去敬老院,需要解决自己同意、监护人签字,还有费用等三个方面问题,而目前看来都有难度。不过,社区已经又联系了敬老院,不管后续如何,先安排体检。

  侄子:对姑姑不够好,我会改

  记者和金爱花的侄子金先生取得了联系。金先生过去一家人都和姑姑住一起。“这半年事比较多,但半月左右还是会去一次的。过年前,我还买了吃的东西送过去。”

  至于厕所被堵住的事,小金说上次他把电费补上了,水费单一时没找到,就忘记了。对水管破裂阀门被关,他表示不了解情况。

  小金说自己没有丢下姑姑,之所以拿着姑姑的卡,是因为老人乱买东西。“几十块就够的衣服,她花了几百,还是我去把钱要回来的。”

  “我之所以不回家住,是那里留给我的回忆太伤心了。爸爸去世时我给亲戚们打电话,他们的回应……我不想说了,总之就两个字:现实。”

  小金说,随着渐渐长大,也在反思自己,对姑姑的确不够好,“我也知道姑姑很疼我,每次见到我,都很开心。我想好好照料她,但确实没这个能力。我会劝她住敬老院去,也会把卡都交给社区,不够的钱我来出。”

  2月15日晚,记者了解到,社区已带老人去医院体检过了。他们也和小金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定次日商量金爱花进敬老院的事宜。


标签:市长热线;养老院编辑:陆海旻

区晓事更多

牌栏目更多

浙江日报全媒体社会与生态新闻部 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