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浙江在线 > 民生浙江 正文
一个小镇的社区治理创新实验
嘉兴新塍镇通过“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验收
2017年02月24日 08:40:51来源:浙江在线作者:记者 黄珍珍 胡芸

M000428CggSBFiu-yGAF73CAAEVwFftkXM900.jpg

嘉兴新塍镇凤舞社区居民聚集在“居民议事角”,探讨近期遇到的问题。

  浙江在线2月2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黄珍珍 胡芸)“路边的窨井盖破了一个洞,要尽快修,否则太不安全了。”一大早,吴大伯便和往常一样到凤舞社区“居民议事角”报到,向居委会提出刚在路上发现的问题。居委会当即向有关部门报备维修。没过多久,维修人员便赶到事发地,将窨井盖修好。两张圆桌、十几把凳子、一壶茶,这个不到20平方米的“居民议事角”,居民们对社区生活中的大小事情畅所欲言。“居民通过自主议事、管事,提高了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凤舞社区党委书记钱新明说。

  2014年,新塍镇开启了一场社区治理实验。新塍镇党委书记陈云忠说,三年来,新塍镇积极探索众多社会力量参与的社区发展模式,通过创新机制和服务,形成政府、社会、市场互动合作,有效破解当前社区建设中政府承揽过多而社会与市场力量作用发挥不够的难题。

  日前,新塍镇顺利通过民政部第二批“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验收,成为全国唯一一个以镇级为单位的实验区。

  以社育社以社带社

  撬动社会力量参与

  新塍镇位于嘉兴西北部,是一个拥有千年历史的水乡古镇。镇上共有4个城镇社区,24个农村社区,总人口10万人,是市本级区域面积最大的中心镇。

  多年来,随着镇域规模的不断扩大,“镇管社区”模式逐渐面临“小马拉大车”的窘境;以社区为单元提供服务管理,资金、人力同样捉襟见肘。在行政资源相对有限的小城镇,面对纷繁复杂的社区事务,以往由政府大包大揽的方式,已经难以为继。由于地方社工人才缺失,单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大量引入专业社会组织的路子似乎也行不通。

  如何理顺政府、社会、市场之间的角色和关系,最终形成社区治理的长效机制?这是新塍实验首先需要破题的。

  新塍镇另辟蹊径,仅引入一家本土专业社会组织“孝慈”,通过“以社育社”“以社带社”的方式,打造本土社工孵化机构“新塍镇家庭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简称“新塍社工”),培育草根社会工作人才。“孝慈共有8名专业社会工作者,用近半年时间蹲守各大社区调研,对居民需求进行细分。”孝慈社会创新发展中心理事长董媛媛说。2015年,“孝慈”开办新塍镇社区领军人物培训班,培育了40余名本土社会工作者。截至目前,在40余名领军人物带领下,新塍镇共孵化了37个社区服务和治理类社会组织,发展237名社区志愿者。

  2015年,凤舞社区孵化成立了“金扳手”为民服务社,如今已是新塍镇最受居民喜爱的草根社会组织之一。“金扳手”由11名持维修证的退休居民组成,主要任务是义务帮助社区居民进行水电、管道维修。2016年1月,寒潮来袭。由于凤舞社区建筑老化,不少水管受损爆裂,“市内抢修电话一直占线。”钱新明记得,那天“金扳手”队员们挨家挨户查访,一直抢修到深夜。

  三年来,众多像“金扳手”这样的专业草根社会组织,在新塍镇发展得如火如荼,并渗透到社区的各个“毛细血管”。这些社会组织,又通过“社工带义工”“义工带群众”的链条式发展,在全镇每个社区组建了10支社区治理服务队,每天开展小区治安、环境卫生、交通秩序等巡查检查,先后破解小区卫生、公共安全等20多个治理难题。

  基金会互助会联动

  破解公益资金难题

  不管是社工、义工还是志愿者组织,最发愁的还是资金来源。目前,社会组织运作资金的来源,除了政府公益服务资金注入外,主要依靠社会捐助,但这一渠道,资金来源并不稳定,掣肘着社会组织的发展壮大。

  新塍镇的企业规模大大,资金实力并不雄厚。为补上公益服务资金缺口,破解社会组织生存问题,“新塍社区发展基金会”和“商会互助资金会”先后应运而生,从而实现公益资金的“造血”功能。

  2016年初,嘉兴永耀纺织公司董事长潘永耀加入“商会互助资金会”。入会时,潘永耀缴纳了35万元互助资金,可以享受500万元的资金互助服务。去年年底,永耀纺织公司一笔500万元的银行贷款即将到期,“商会互助资金会”与当地银行对接,及时为公司办理了资金续贷。潘永耀所缴纳的35万元互助基金,其中30%由“商会互助资金会”留作运作经费,70%通过“新塍社区发展基金会”,用于发展当地公益事业。

  “通过这种方式,企业既解决了资金周转难题,隔离了高利贷风险,同时还参与了公益事业,培养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潘永耀感叹。

  截至目前,“商会互助资金会”已为53家企业提供240笔共计4.2亿元的贷款资金调头,获得公益金70多万元。利用这些公益金,“新塍社区发展基金会”已支持25个社会组织创办了公益服务项目。

  在民政部验收时,专家组组长、南开大学教授唐忠新高度评价这一做法:“在调动企业参与积极性上,新塍镇通过基金会和商会互助资金会与公益服务有机结合,形成‘两会联动’的基层自治模式,具有共建共享、扩大社区服务主体范围和可持续发展路径三个方面的先进性,值得全国学习借鉴。”

  居民自治氛围浓厚

  志愿理念深入人心

  三年来的这场社区治理实验,带给新塍镇一种全新的治理格局和理念。

  记者在新塍镇蓬莱路上看到,四五名志愿者身穿红马甲,戴着红袖章,在路上巡逻,现场秩序井然、干净整洁。当地居民说,两年前,因住宅区与沿街餐饮商户共用垃圾桶,经常垃圾外溢,蚊虫乱飞。针对这个问题,新塍社工组织居民代表、沿街商户代表、居委会、保洁部门进行协商议事,公开收集意见,最终形成共识,解决了问题。

  这样的公开议事经常在新塍镇上演。志愿者发现问题,由社区汇总上报,社会组织整合资源并提出建议分类报送相关部门……这种“社工+志愿者+政府部门”的三级响应机制已经形成。这种响应机制,实现了“民情速递”,形成了“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镇办”的“参与式”社区治理新模式。

  社区居民角色和观念的转变同样明显。在新塍镇,不少社区居民们扮演着双重角色。他们不仅是问题的发现者,同时也作为志愿者参与问题解决。

  此前,社区志愿队伍在为独居老人上门服务时发现,由于无家人照料,老人们常用一两个小菜应付三餐。2015年,在10余家爱心企业、爱心单位的帮助下,凤舞社区创办了爱心食堂。50多名社区志愿者,每天3人轮班,为6名生活困难的独居老人做饭。今年94岁的房惠英老人,腿脚不便。为了让老人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每天都有一名志愿者,将饭菜打包好送到老人家中。

  秀洲区民政局负责人说,新塍镇在创建“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过程中,改变了过去自上而下的社区治理模式,政府一改以往大包大揽的角色,成为新治理模式的规划者与引导人;企业的互助与专业社会组织入驻,助力解决各类社区难题;更重要的是,居民自治与志愿观念蔚然成风。接下来,新塍镇这种社区治理模式将在秀洲区全区推广。

标签: 社区;居民;浙江;居民议事角;新塍镇;嘉兴责任编辑: 胡昕然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