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民生浙江 > 甲方乙方 正文

逃亡20年 建德荒山砸头案主要嫌凶在广州落网

发布时间:2016-12-16 17:20:01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 记者 郑亿 纪婕妤 余弦

  今年12月9日大清早,广州白云区的一片在建工地,钟洗漱好走出了自己屋子。

  他是这片工地上钢筋工们的包工头,本来没必要跟工人们一起睡宿舍。可他干了十几年工程,一直就这个样子。工人们觉得他好说话,跟人同甘苦,见了他笑得也真心。

  一个钢筋工跑过来,喊他一声“洁哥”,说门口有几个生人找。钟一抬头,几个生人已自顾自闯了进来,带头的一脸严肃,也喊了他一声,但喊的不是“钟洁”,而是“钟×振”。他身子抖了下,两个便衣民警上去把他铐起来。钟某的20年逃亡生活就这么结束了。

5986363321919031675.jpg

钟某被捕前和女友的合影

  江边小荒山

  头破血流的无名尸

  1996年12月30日下午,建德新安江畔,几个刑警队的民警,围着一个小山坳。这一带叫洋福潭,荒山不少,他们脚下就是其中一座。当天午后,有偶然过路的村民在这小山坳旁见了血迹,走近一看,竟是一具男性尸体。看上去二十出头。身上的棉衣已经让血染红了,头被大石头砸烂了。可死者身上无任何可证明其身份的东西,而且不是本地人。

  后来法医那边来了个消息:虽然死者被人砸死,伤口惨不忍睹,但清理后看出,他头上有处“旧伤”。看缝合状况,应该是死前一周内,遭钝器重击所致。旧伤虽缝过,却并未做进一步医治,死者颅内出血。即使当日不被人在荒山杀害,也不一定能活下来。

  民警开始随身携带死者照片,在当地的医院、小诊所、赤脚医生家里找线索,最后在案发荒山几公里外、一个叫马目村的村子里有了大发现——马目村的赤脚医生认出了死者,“他到我这来过,想买止痛药。我说你这个伤不是吃止痛药能解决的,他很凶地摆摆手就走了。”医生说,这个头上有伤的小年轻,是本村一个小伙的朋友,这几天正在村里借住。

  本村这个小伙告诉民警,自己几个月前去温州一个工地上打过工,案发前几天,工地上的3个工友突然到访,说是来看他。但都没住几天,其中一个说是头摔伤了,好像先回老家治病了,另两个紧接着也回了。“我看他们三个吧,最近老吵架,为什么吵他们也不跟我说……”

  再一查,死者姓万,当年23岁,老家湖北。跟万一起的两个朋友,一个叫钟×振,19岁,一个叫刘×,21岁,也是湖北人。

  确认三人身份,距离案发已经过去近三个月。民警赶到温州,钟、刘二人已踪影全无。

  工地的工头说,本来他们老乡4个在工地干活,突然招呼也不打就走了一个,剩下3个在宿舍里又打架,用榔头打!

  线索到此又断了。

5986363321919031675.jpg

20年前的嫌疑人钟某

  静夜里痛下杀手

  20年蛰居工地

  钟某被捕前和女友的合影

  医生检查过万某的伤口,报了警。但万某对民警说,这伤是自己骑三轮车不小心摔的。民警走后,医生告诉万某,他需要手术,全部费用下来可能要数千元。第二天一早,万某趁护士没注意,溜回了工地。

  他又威胁钟、刘,叫他俩出医药费。钟、刘看万某伤势很重,就骗他说,到外面去筹钱,其实是准备逃跑。

  钟、刘商量后,先坐汽车去了金华,又坐火车去了建德,以为这么一折腾就能甩掉万,没想到他们前脚进建德马目村的工友家,万后脚也到了。

  钟某说,他们觉得万简直阴魂不散,既然甩不脱,干脆弄死他。一开始他们是想把万推进新安江里淹死,但江边有护栏,如果万反抗的话,不容易得手。再三考虑,他们最后选了洋福潭那边的荒山。

  1996年12月29日晚,他们以谈判为由把万约到了山上。3人烧起一小堆篝火,围坐着。

  刘某当年交代说,他一直记得那晚钟被万逼急了后放的一句狠话,“你这么想去医院是吧?我再砸你一榔头,马上就能去!”

  可能是万某看出了不祥,跳起来调头就逃。慌不择路,逃进一个小山坳。万想爬上山坳边沿的土坡,但被他们抓住了脚。他们把他按倒在地,反剪双手,钟随手搬起一块大石,结果了万的性命。

  杀了人,两人逃离建德,从此分道扬镳,再不通音信。

  刘躲藏了多年,想着自己在外一向使用“刘斌”这个假名,警方多半还没找到他,冒险回了家乡。

  刘被判死缓。服刑几年后,在狱中身患癌症,不久后离世。

  一晃又是12年。

  今年11月,民警徐森泉发现,钟某的妹妹,近年来常跟一个归属地广东韶关的人有联络。抱着一丝希望,民警们去了广东。韶关当地的一个包工头看了钟当年的照片,认了出来。“这人应该是钟洁吧?他也做包工头的,现在广州白云那边……”

  钟被抓后交代的内容跟刘当年基本一致,只有结尾处、静夜杀人的地方,他说刘是胡说,“抓住万、按着他的是我,搬石头砸的是刘!”

  钟某说自己逃亡20年,化名钟洁,去过金华、北京,最后到了广东,一待16年。因为不敢透露真身,也不敢接什么大工程,到现在还是个小包工头;虽然有点钱,但也不敢买房。20年间,他一直住在工地宿舍。

  6年前交了个女朋友,对方离过婚,当时还带着个2岁的儿子。他把她的儿子当自己亲生的养,但却不能给她一个名分。

  目前钟已经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建德警方刑拘。

  一台彩电的恩怨

  两个“小弟”的背叛

  20年前的嫌疑人钟某

  1999年,民警徐森泉刚加入建德警队,“洋福潭荒山砸头案”,是他从刑大的前辈那里听来的、最难忘的积案之一。如今,当年参与过这起案子的前辈调的调,退的退,最深入详实了解案情的,只剩下当年的“小徐刑警”,而他也已经开始被人喊老徐了。

  徐森泉说,这个案子有突破,已经是案发8年后了。虽然警方知道钟跟刘的老家都在湖北,但真正确认无误的只有钟的身份。刘当时跟所有人都自称叫“刘斌”,经查是假名。

  “2004年清网行动,我们赶去钟的老家找线索,结果他没回来过。但是在邻乡走访的时候听说,他们乡有个年轻人外出打工好些年,最近突然回来了,每天鬼鬼祟祟的,也不跟人说话,不知是不是在外头惹了事。我们一打听,这个年轻人刚好也姓刘,叫‘刘×泉’,没想到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刘某。”

  刘某交代,他和钟某,死者万某,还有另外一个姓汪的,组成了一个4人盗窃团伙。其中万某年纪最大,也最灵光。一伙人以他为首。成员里有顶嘴、不听话的,万劈手就是一个耳光。

  据刘说,钟某是他邻乡,两人关系最好,是他把钟某拉进这个团伙的。

  4人最擅长爬落水管、爬窗入室盗窃。1996年中旬,他们来了建德。平时在工地打工,得空就找目标入室盗窃。

  “那次他们爬水管白闯入室,偷到一台彩电。1996年,彩电算是家里值钱的物件了。没想到被偷人家屋里有人,事主报了警。”四人逃出屋分头逃跑,商定在温州的工地宿舍里会合。当时,彩电由钟、刘两人抬着。他们两个抬着彩电逃回温州,在工地等了两天,万某跟汪某都没回来。钟某和刘某就平分了卖彩电得来的700元。

  没想到第三天,万某居然回来了。而汪被警方抓了。他听说彩电已被他俩卖了,还分了钱,当场就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耳光,叫他们把钱拿出来,三个人重新分。

  那700块钱已经被他俩分了,且吃喝光了,他俩根本拿不出钱来。刘当时很害怕,但钟不怕,还跟万大吵。万气得放了很多狠话,说回老家要好好收拾他们的家人。

  没想到当天半夜里,钟偷偷起床,在工具箱里找了一把铁榔头,对着正在熟睡的万某的头就砸了下去。万某惨叫起来,惊动了整个工地。钟看一击不成,慌了神,也没逃,跟万道歉,又拉着刘,一起把万送去医院。

标签:逃亡;荒山砸头案;嫌犯编辑:陆海旻

区晓事更多

牌栏目更多

浙江日报全媒体社会与生态新闻部 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