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民生浙江 > 你说我听 正文

这样的父亲,我该原谅吗

发布时间:2017-01-17 11:32:48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 陈驹耀

  讲述人 李琳琳(化名)

  今年27岁的李琳琳,本是试婚的年纪,可相亲的对象,一听她家的情况,就止不住地摇头。李琳琳说起自己的家庭,也是叹息不已,“我怎么有这样一个父亲。”

  不务正业,还把妻子儿女赶出了家门

  我从小随着父母亲来路桥打工,自我懂事起,母亲在我记忆里,从来没有过一张笑脸,全是因为我的父亲。

  他成天在外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只有等到兜里没钱了,才会记起家里有个等他回家的女人。

  父亲一回家,家中就会鸡犬不宁,他总是想方设法,抢走母亲手里的几百元钱,然后骂骂咧咧地继续出门寻欢作乐,要是遇到母亲反抗,他就故意拿我和弟弟撒气,逼得母亲“破财消灾”。

  母亲总是哭着抱着我们姐弟,告诉我们,要争气,将来早日离开这个不幸的家庭。

  我从小最大的愿望,就是父亲不要回到这个家,7岁那年,我的梦想终于成真了,一天,父亲回到家,让母亲带着我们,滚出这间母亲花钱租来的房子,他宣布这里将迎来一个新的女主人。

  听母亲说,他在外面有了个“相好”,这个家,他是不要了,但他没有钱,所以这间母亲租来的房子,他还是要的。

  母亲跟他据理力争,父亲又故技重施,不得已,母亲只能带着我们搬出了出租房。那时,我竟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20年来,母亲独自抚养我和弟弟长大,为了负担起我们的学费和生活费,她做了很多苦差事,如今已经病倒了,身体非常不好。

  而我所谓的父亲,却从来没过问过我们一句。

  涕泪横流,他想求得家人的原谅

  两个多月前,父亲又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我们的住址,门还没敲开,就喊着要承认错误,弥补自己的过去,希望能和母亲复合,重新过幸福的生活。

  我心里一阵冷笑,这一幕狗血的电视剧情节怎么又发生在我的生活中,他这样尽力地表演,想必又是没钱了。

  我透过门缝, 看着父亲脸上涕泪横流,几乎都要跪倒在门口,表情虔诚,似乎真的在忏悔自己的过错。他说,只要这个家还愿意接纳他,他愿意百倍千倍地偿还。

  这时,母亲挪动身子,发出很大响声,用尽全身力气喊,要我把门关好,不能放他进来,她说,这种把戏20年前父亲已经用过很多次了。

  父亲听到了母亲的话,他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做错事情,现在他意识到错误了,是真心想改正,说完,他还从一旁拉出了我的弟弟。他说,这些年,他一直和弟弟有联系。

  看着弟弟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顿时心凉如水,刚才还情绪激动的母亲也一下没了言语。

  这样的父亲,到底该不该原谅

  我最终还是为弟弟开了门,父亲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奔向母亲床前,握起母亲的手,情深意切地告白,“我畜生,我混蛋,我不是东西,请你原谅我。”

  母亲没有力气抽回手,只能把脸瞥向我,示意我拉开他,母亲斩钉截铁地要求,“既然你找上了门,那刚好,我们把婚离了。”

  父亲却是不肯,他执意想接母亲一起生活,我哼了一声,问他现在在做什么工作,能负担得起我母亲的生活费吗,他又变得哑口无言。

  我一下子明白了,他肯定是和那个女人分开了,50多岁的人,怕晚年流落街头,是时候该张罗以后的饭票了,想把我母亲这张牌握回到手里,以后再用亲情使唤我们姐弟。

  我正要张口揭穿他的表演,父亲在母亲的床头哭得更加大声,我分明看到母亲紧锁的眉头在渐渐化开,头也不自觉地转了个角度,嘴巴还在念叨,“你别想问我要钱。”

  “你真要有新悔过,不要在这里大喊大叫,更不要每天纠缠,你去找份工作,租个好点的房子,拿行动出来说话。”看着没忍住眼泪的母亲和弟弟,我有些感慨,难道真的是血浓于水?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想问问大家,这个浪了20年的浪子,真的值得我们原谅吗?

  网友说法

  网友“小金巫”:我觉得令尊还是不太可靠,就像你说的,如果有心悔过,他为什么还没有工作?不如早点划清界限,要是日后再生裂痕,我怕令堂接受不了。

  网友“花脸少女”: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你的父亲几次背叛这个家,我认为不值得原谅。

标签:编辑:胡芸

区小事更多

牌栏目更多

浙江日报全媒体社会与生态新闻部 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