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民生浙江 > 原创力量 正文

“过劳”现象引关注 超六成上班族感觉“比较累”

发布时间:2016-12-21 09:01:50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 浙江在线记者 黄珍珍 张冰

  浙江在线12月2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黄珍珍 张冰)近日,“每年过劳死人数达60万人,中国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的消息又在网上疯传。尽管这则数年前早已传过的假消息,已有媒体辟谣,但此类消息被反复热炒,折射出公众对上班族“过劳”现象的普遍关注。

  上班族的劳动时间、工作强度、精神压力是否过大,不仅关系到个人的身心健康,影响到家庭和谐,从更深的层面看,国民的身心健康状态还关乎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未来。上班族是否存在“过劳”现象?相关部门和社会组织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近日,记者展开调查。

  今天,你觉得很累吗

  前几日,景宁一网友在路上偶遇一名打着点滴送快递的小哥,“吊瓶小哥”的图片上传至网络后引发热议。据当地媒体报道,“吊瓶小哥”当日感冒,但因快递量大、客户一直催,只能一边打点滴一边送快递。

  杭城快递员阿文对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每天从早上8时一直工作到晚上9时30分,一年只有春节可以休息10天,生小毛病继续上班很正常。”阿文说,快递员有自己负责的片区,找人换班很不方便,请假又要扣工资。今年“双十一”和“双十二”期间,阿文每天要送300多件快递,“脚都抽筋了,有什么办法?身体扛不住也要扛着”。

  不仅在快递业,“过劳”现象在不少行业普遍存在,包括政府部门和机关企事业单位。12月18日晚7时30分,温州一名基层公务员小张在村里开完会,又走访了21家出租房排查消防隐患,当天工作结束已是晚10时30分。“上级考核压力大,基层工作千头万绪。”小张无奈地说,他驻点的村里出租农房多,治安情况比较复杂,即便周末也要全天待岗,村里有事就要赶过去处理。

  小张最发愁的不是工作压力,而是自己的身体状况。两年前,小张的右脚踝韧带断裂,因为没有时间做康复治疗而落下病根。“走路10多分钟,脚踝就隐隐作痛。”前段时间,小张实在扛不住疼痛请假去医院,医生建议他至少住院4个月,但因公务繁忙,休假报告一直未能获批。

  今年1月,省舆情研究中心发布的《2015年浙江社会舆情年度报告》显示,30至39岁年龄段,有65.1%的受访者表示“比较累”;40至49岁年龄段,有63.6%表示“比较累”;中青年人群压力感最强。

  调查发现,除了“房子、票子、孩子”,很多人认为压力还来自于“休息时间太少”。数据显示,高学历人群生活满意度相对偏低。对家庭收入完全满意的研究生以上学历群体只占17.1%,远低于29.9%的平均满意度。年收入20万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平常休息时间更少”,易发火、产生小摩擦,说明其日常心理焦虑高于其他收入群体,“富裕焦虑”可能成为常态。

  加班,何时不成常态

  “过劳”现象越来越普遍,过度加班是首要原因。事实上,除了工作繁重被迫加班外,有很多上班族属于“自愿加班”。

  每天做微信公众号到半夜、绞尽脑汁搞活动策划、讨论如何培育市场积累客户、周末参加公司的活动……几个月前,年轻的创业者小九,和合作伙伴一起在杭州跨贸小镇租了办公室,开始亲子户外领域的创业。和其他创业团队一样,三餐没保证、休息没规律,无休止的忙碌成为常态。尽管觉得很累甚至烦躁、失眠,但小九仍然在坚持,“在这个领域拓展是我的梦想,也是坚持的动力。”

  相比创业者追逐梦想的拼劲,更多人“自愿加班”却身不由己。Amy是杭州某互联网公司的IT技术员,最忙时曾连续4个星期没有休息,新项目上线时还要通宵加班。尽管公司并不强制加班,但是“工作量大,白天根本完成不了”,职工们最后不得不“自愿加班”。Amy自我安慰说:“跟在银行上班的小姐妹比,自己也没那么累。”

  “上班族要善待自己的身体,用人单位更要科学看待加班。”浙江工商大学社会学专家马良,一向反对“5+2”“白加黑”的用工制度,“从长远来看,职工过劳易导致工作效率下降,无休止的加班更是无法提高社会效益,只会出现反作用。”

  对于“自愿加班”现象,马良分析,其根源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不平等。劳动者单靠个人无法解决问题,需要通过立法或出台相关政策法规,进行有力监督引导,使劳动力回归到合理使用的状态。

  关爱,如何惠及大众

  劳动者的身心健康,不仅是家人殷切的牵挂,也是社会和谐的基础、未来发展的依靠,需要得到更好的关爱。

  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相关负责人看来,缓解上班族的工作、生活压力,尽量避免因“过劳”产生不良后果,除了加强法律法规的监督与执行,更离不开政府部门的积极引导,相关企事业单位的人文关怀,让上班族保持身心充分愉悦。

  在制度完善方面,浙江先后出台了多项政策。去年,我省出台《关于进一步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实施意见》,明确企业依法保障职工休息休假权益,认真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同时要求各级人力社保部门加强监管,指导、监督企业合理安排工作时间。今年12月,《浙江省工会劳动法律监督条例》开始施行,明确工会对用人单位“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制度的执行情况”等进行监督,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将用人单位违反劳动法律法规情况记入社会信用档案,及时向社会公布。

  在人文关怀层面,我省自2012年开展“企业关爱职工,职工热爱企业”的“双爱”活动,取得明显成效。例如,拥有3万余名员工的杭州娃哈哈集团,员工社会保险、绩效奖励、带薪休假等实现百分百落实到位;宁波广天克塞思液压有限公司90%以上是外来务工人员,公司为其子女专门设立“小候鸟”关爱中心,积极与街道、学校对接,尽量促成孩子长期留在父母身边;台州飞跃集团在厂区开辟了职工之家、女职工活动中心等场所,让员工能够放松身心。

  近年来,全省劳动关系总体和谐稳定。据了解,全省企业劳动合同签订率保持在97%以上,最低月工资标准从2011年的1310元调整到1860元,医疗保险基本实现全覆盖,工伤保险覆盖所有职业人群,安全生产事故发生率连续12年保持“零增长”。

3.jpg

标签:过劳;上班族编辑:陆海旻

区小事更多

牌栏目更多

浙江日报全媒体社会与生态新闻部 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