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民生浙江 > 原创力量 正文

海盐沈荡镇创建全国农村社区示范镇 它牛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7-01-10 10:46:37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 记者 裘一佼

M00030BCggSBFhzpZmAVnyxAACeNoI7Ezs391.jpg

沈荡千亩荡

  浙江在线1月1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裘一佼)海盐沈荡镇,估计你没怎么听说过。

  这个千年古镇,不是旅游地,也没有搞大拆大建。

  不过,这个地方10年都在持续进行着一场关于“农村社区”的探索。

  近日,我省印发《关于深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的实施意见》,城乡协调发展走在全国前列的浙江,将进一步在农村治理机制、社区服务、文化认同上进行探索和突破。

  沈荡镇,就这样落入了我们的视野。它正在创建全国农村社区示范镇,而沈荡的农村最大的特色就是:农民生活的共同体。

  当村民成为亲密的伙伴,是不是很美好?

M000CA9CggSDVhzpbKAesWvAAUyyF7fW58916.jpg

沈荡五圣村给村民送“福”字

  留得住乡愁的家园

  农村建设,盖不盖花园洋房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让村民有家园的感觉,不要丢掉对家乡的美好回忆。

  沈荡所在的的嘉兴市,是全省城乡差距最小的区域之一。不过,沈荡创建示范镇,主要原因并不在此。在海盐县,沈荡的经济实力不是最强,基础设施也不是最新最好,这些“不太完美”的因素却促成了沈荡建起一个个具有示范意义的农村社区,周玲认为,最关键的就是“留住了记忆、做出了特色”。

  聚金村,一个世代以打渔为生的小村,因为就业机会的增多、水源地保护,灯影桨声的风景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村民们觉得生活里还是少不了鱼网、蓑衣和木船。

  在村里建一座粉黛白墙青瓦的渔文化博物馆,让后代子孙知道前人生活劳作的样子,这是全体村民的主意。于是,各家各户闲置的、带有渔村传统印记的物品,成了博物馆最好的展品。

  “征集展品的时候,村民排着队把东西拿过来,还提出自己来写渔具的使用说明。”村支部委员陈旗红回忆。就这样,各种型号的捞兜、鱼袋、鱼叉被附上详细的文字,端端正正地排放在陈列台上;一部由村民参与拍摄并出演的纪录片,也在馆内循环播放。

  村民的乡愁,在这里格外受到推崇。在村里最显眼的一堵墙上,写着一首颇有韵味的《聚金赋》:“村曰聚金,荡号千亩。北倚沈荡古镇,淳风尽在;南望欤城新街,气象独殊……”原来,这是村民们专门请人所作,并以手写的方式在文化墙上展现,让每个来聚金村的人看到这里的人文风情。

  墙上的字,虽然质朴却很动人。在陈旗红看来,这最能代表沈荡“社区实验”的立场:农村建设,盖不盖花园洋房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让村民有家园的感觉,不要丢掉对家乡的美好回忆。

M000CA9CggSDVhzpg6AOPgPAAHkfKg_oN0317.jpg

聚金村

  亲密的生活共同体 

  “社区”一词,在沈荡有个生动的注脚,它不仅是生活共同体、快乐共同体,更是道德共同体、精神共同体。

  “以前都是村民有事来找村干部,现在是我们到处找村民。”横泾村党总支书记周彩新说。她随口报出了2016年村里开的10多个村民代表大会,涉及生猪退养、垃圾分类、道路硬化、工业用房改造等一系列村里的大事。

  这些重大事项决策,都有严格的程序——党支部提议,再交村两委商议,然后交党员大会审议,最后由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大会作决议,决议形成后,公示并征求群众意见,实施结果也要公示。

  “五议两公开”的工作机制,让周彩新感到一种良性的互动。比如今年村里要继续实施道路硬化工程,各村民小组都想让家门口的路先排入计划,“以前农村办事,结果常常是两极分化,有的村民诉求和意见很多,得不到满足就有怨言;也有的村民觉得自己说了不管用,对村里的事务就不理不睬。”

  “我们改变过去‘先由政府制定,再由村民选择’的项目实施方式,先把村民代表提出的诉求亮出来给村民看,再反复逐户征求村民意见,最终形成方案。”周彩新说,“村民话语权得到尊重,主动参与热情很高”。

  村民参与社区治理的活力由此被激发,周彩新们的工作也推进得更顺利了。去年3月,养殖大镇沈荡全面启动生猪退养,这项艰巨的工作,仅用20多天就完成了。

  “一方面是村规民约的约束,另一方面,活跃在村里的文体健身、公益服务等社会组织也起了大作用。”周彩新说,参加各类协会等社会组织开展的活动,村民们相互更加熟络和了解,在一个熟人社会里,带头的人多了,很多事情不用村干部多说,村民们都会主动配合。

  目前,沈荡把这个“土办法”总结成一套“乡村生活共同体”工作机制。

  居住在乡村的市民

  专家指出,未来我国还将有数亿农民要向城镇转移,最好的办法是让农民先就业,缓“上楼”,沈荡走的就是这条路。

  尤甪村村民钱张林两年前辞了在县城工厂的工作,回到了老家。就在他家附近的村部,集合了村级养老服务中心、村级卫生服务站、一站式服务大厅、灯光球场、乡村舞台、文化礼堂、超市等等,从看病到办证,从日常消费到休闲,他可以足不出村。

  沈荡镇的土地流转率已近7成,钱张林也把自家的3亩地流转了出去。在尤甪,一个名叫“三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农业龙头企业,流转了全村1700亩土地,钱张林目前就在这个公司上班,他的身份已变成“职业农民”。和他一样的还有30多位村民,加上季节性的临时招工,百余村民实现了在家门口上班拿工资。

  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那些人,但土地的效益已经呈几何级增长。随着钱张林日益熟悉“稻鳅混养”“立体生态循环种养”“质量跟踪”等现代农业概念,尤甪村一亩地的效益已增至1.6万元,钱张林们的工资也比以前打工时增加了一半。

  “住在村里和城里没什么两样,而且赚得更多,为什么还要进城?”钱张林说,现在的生活节奏让自己舒服。在他看来,农村公共服务完善了,生态环境也更好,住在农村只是环境的选择,当农民也只是职业的选择。

  让每个人得到尊重

  沈荡社区党总支书记叶彩英琢磨一件事:社区力量毕竟有限,居民需求与日俱增,如何激活各种社会力量,引入多种社会资源,提升公共服务质量和多元共治水平?

  以叶彩英所在的社区为例,老龄化程度达30%,低龄和高龄老人的情况不同、需求不同,社区养老服务面临专业化、持续化的挑战。

  2014年,叶彩英尝试把社区养老服务的需求上报,经县民政局立项,县政府出资12万元购买海盐县乐龄社工事务所的服务,沈荡社区开启了“大爱之行——关爱沈荡社区空巢、独居老人社会工作服务项目”。这也是海盐县较早的社会力量介入社区养老服务的实践。

  专业社工的介入,让沈荡社区有了另一个收获:凝聚力。叶彩英告诉记者,社区里越来越多的低龄老年人成了志愿者,他们踊跃加入社区的“夕阳红”巡逻队,不仅善于发现治安、安全隐患,还是社区的“和事佬”,社区居民称他们为社区“老管家”。

  “大家其乐融融、生活在一起,社区就是一个大家庭。”叶彩英说,“社区有句口号叫做‘社区是我家’,现在看来已经实现了”。

  从简单的服务聚合,转变成对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视,让每个人都在社区得到平等、尊重和温暖,“人的社区”,这也是沈荡镇在农村社区建设中最核心的目标。

  “安乡守土”,这是沈荡农村社区的特色,也是一个理想的乡村样板。

标签:编辑:胡芸

区晓事更多

牌栏目更多

浙江日报全媒体社会与生态新闻部 运营